若渝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终极续篇番外之我的糟心事

我这两天的心情并不是太美丽。
不是因为孩子,程家把团子接去老宅玩儿,反而乐得清闲。
也不是因为老公,凉生的身体状况,己被我调养得稳定了很多。
而是因为金陵,她净给我添堵。
不要误会,其实和她本人也没什么关系,只是她给了我个微博的地址,搞得我特别想在上面和博主撕一撕,可是又怕暴露身份,别提多郁闷了!
事情的起因,源于那里,它有一个十分诗意的名字——宁信,别来无恙。
说起来,我前半生的悲剧大多归咎于自己的不自量力,又不懂得约束自己。而罪魁祸首,就是酒,它就像个恶魔,每次沾上,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恶果。
而这一次,它,令我向一位陌生人,出卖了自己讳莫如深的感情经历。
那一天,我因为心情低落,去宁信那里买醉,然后遇到个特别投缘的知心姐姐,我借着酒劲儿,和对方聊了很多,对方是个非常好的倾听者,话不多,却听得很认真,还会适时的给我一些建议,我当时还觉得自己很幸运,和她讲了很多我的故事,我们聊了好久。
可我无论如何不会想到的是,大概过了两年以后,金陵拿了本小说给我看,说里面有她的名字,而我则是作为主角出现在书里,还包括凉生,程天佑、北小武等,周围的人,竟一个不落,不仅人物真实,故事更是毫无虚构,我当时简直如遭雷击。
后来仔细阅读,我又发现,书里竟然还有很多我博客里的内容。我虽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但过去许多年,为了减压,都会在心情特别压抑,无处发泄的时候,去更新自己的博客,因为是吐露心声的地方,还特地避免给一切熟识的人知晓,关注的仅有少数陌生人。难不成是我喝醉那次,把博客地址也告诉了那位知心姐姐?我简直打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当时,我和程天佑新婚不久,小说又正在畅销,我心里七上八下了好几天,思前想后都觉得瞒不住,最后不得已,只能向程天佑坦白,毕竟他也算半个公众人物,又因为与我的婚姻,在程家地位岌岌可危,如果再出这么个岔子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我可承担不起后果。
之后,程天佑的一封律师函,令《凉生》系列嘎然而止。
我原以为这部书会就此烂尾,可是在与凉生重逢没多久后,这个系列再次问世,还出版了大结局。
我偷偷买来翻看,后面的故事竟然也一点儿没走样,只是结束在我等的那个人上岛找我。
自从知道博客被泄漏,我早已注销了账号,后面的事,甚至凉生的体检报告被调包这么隐秘的事,小说作者是怎么知道的?!
经我询问,程天佑才告诉我,他已经跟作者庭外和解了。他说律师向他分析了情况,这个诉讼无论输赢,都会扩大影响,他的名誉损失更大,本来只是部言情小说,受众面不是很大,这样反而为对方打开知名度,输赢都得不偿失。
于是,他就跟作者私下协议小说尽快完结,然后他也愿意为故事的完整性提供一些素材。
我差点气得吐血,咬牙说,你提供素材怎么可以私自做主?你卖你自己我不管,凭什么出卖我和凉生的隐私?
他却理直气壮,咱俩谁先卖谁?要说凉生,你前几部素材提供得比我又多又详细,人家作者还嫌后面凉生的素材不够,我可都是牺牲自己的隐私,才弥补上的。
我竟无力反驳,谁让我有错在先。既然事已至此,再追究也于事无补,现在必须冷静下来,想好对策,我的底线就是绝对不能让凉生知道。
我和程天佑商量,只要他想办法帮我隐瞒,我可以对他泄露隐私这事既往不咎。
程天佑笑得像只狐狸,对我说,我知道你最怕的是什么~你还怪我自作主张,我也是为你好,否则我要去征求他意见,事情不就早都暴露了~你说对不对?
我就算再傻,也听得出他话里半威胁的意味。只能奉承他,对对对~我刚才错怪你了,可是,你也知道,凉生他~他没有你那么强的心理素质,现在身体又不好,我怕影响他……
没等我说完,程天佑忽然激动地说,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别以为我听不出来!是不是在你心里,我永远是那根需要拔除的刺,而他就是需要呵护的花?他是你的白月光,而我就是……
我脸红地打断他,书里的内容,求别提~
程天佑有时,真的是有苦难言,凉生不是需要别人保护的小绵羊,他最清楚不过。有些事,大概只能借助别人的笔写出来,而有些事,甚至永远无法说出口。
当初凉生腹背受敌,为了报复,不惜让姜生误会,和陆文隽联手;为了成功,不惜委曲求全,却在程家众人的眼皮底下将其步步蚕食,这是什么样的素质,又是多么深的城府。
除了最开始几年的无力反抗,凉生羽翼渐丰后,他程天佑又有哪次讨到了便宜?就连那次激对方为最爱的人对付亲哥哥,也被反将一军,把他曾经爱过的那个女人留给他处置。这事想起来,程天佑就觉得憋屈,如果说谁为了姜生的清白对付陆文隽,就证明谁介意了去,那么宁信,更是个烫手山芋。
单纯如姜生,恐怕永远不会知晓,她心底里那朵娇嫩的白玫瑰,早己开成了血蔷薇,早已在那在夹缝中,顽强的长成了浴血的玫瑰。
程天佑也理解,姜生不想让凉生知道的原因,不单纯是过度的保护欲。
那本小说的字里行间,都是她对人家多年不可说的爱慕之情,更像是她偷偷写给对方的情书,以姜生那别扭的性格,大概打死都不想让对方看到,否则她会羞愧至死。
而她之所以会主动向自己坦白,大概因为,自己在里面除了被骂就是被吐槽,简直快成了反派。还好自己后来抓住机会,向作者提供了很多正面素材,也算是力挽狂澜。
由于程天佑的帮忙,我确实没在附近书店或报摊再看到这部小说,但仍是提心吊胆了好一段时间。
后来才发觉,可能是多虑了,凉生根本没机会接触这种小说,他身边的人也能一一排除,何况他长居水岛,每天关注的新闻也只有政治和财经方面。
这些年,从他病重住院,到出院后我陪在他身边照顾,然后我去北京学习,再之后又有了团子,日子过得紧张又充实,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当初小说的结尾模糊不清。据说,作者在确定程天佑撤诉后,才在微博里算是官方确认了上岛的那个人是他,也算满足一下他的私心,
我也不是没纠结过,毕竟现实生活到那里,还远没有结束,我有时候恨不得开个小号,写个番外,颠覆一下那个结局。
不过,后来跌宕起伏的现实人生,反而让我想通了,那不过是个虚拟世界,什么结局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实中不能给他的,就在小说中成全一下吧!我便大度的释怀了。
可再大度的人也禁不住一再挑衅不是?!我特别想和作者谈谈,你和程天佑私下交易,篡改结局就算了,弄这么个番外是什么意思?!不带这么欺负人的!爱而不得,得了绝症不说,番外里又给整出个精神问题,我们凉生是招你惹你了?有这么咒人的吗?!
敏感如凉生,又岂会没发现我这几天的负面情绪,这天他终于忍不住询问我,我当然打死也不会说出实情。
考虑了半天,才告诉他说,我挺喜欢的一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被作者虐得很惨。
他扑哧一声笑了,说,那你还喜欢看,不是自虐?
我解释说,可是那个人物是有原型的,人家现在生活得非常幸福美满。
哦~?原型?他似乎来了兴趣,双眼亮晶晶的望着我,问,那你关心的是原型还是小说?
我有点跟不上他思路,只能老实回答,我只是不愿意他被毁谤。
凉生撇撇嘴,既然不是现实,又有什么影响,你也说了他现在过得很好,何况,他的声音闷闷地,人家自己都没出面……我才察觉到他星眸中暗了的神采,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在吃自己的飞醋?
我有点错乱,开始语无伦次,也~也没有啦,就~就是,哎呀,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最爱打抱不平。
我见糊弄不过去,开始哄他,亲亲他的唇角,然后趁机问他,亲爱的~,如果是你被别人这样毁谤,会不开心吗?
凉生见我如此主动,也不好意思再追问,只是带着一丝失落摇着头回答,当然不会。
我于是扑在他怀中,揽着他的腰夸他,我就知道我们凉生最大度了。
他闻言也笑了,吻吻我的眼角,然后说,我倒希望悲情都留在书里,这样,现实中就只剩下美好。
是呀,我感叹,通透如凉生,又岂会如我这般庸人自扰。不幸需要渲泄,悲伤需要出口,幸福不与人言,美好珍藏于心。
凉生刮着我的鼻子,说,你呀,一定是没孩子闹你,这两天太闲了不习惯,明天就把孩子接回来吧,幼稚园已经联系好了。
说起孩子上幼稚园的事,也是一波三折,又得过长辈那关,又要挑师资条件好的,又怕孩子因为不习惯,哭闹或是生病,因此拖了好久。
团子第一天去幼稚园报到,正赶上凉生公司开股东大会。我独自送完孩子,忽然觉得无所事事,甚至有一点儿失落。
好在没过多久,我就收到凉生的短信,约我陪他吃午饭。
离中午的时间还早,我就自己去附近逛了逛,临近午时,他的电话打来,问我在哪儿,要来接我,而我当时已经到了公司楼下,便进去找他。
这座大厦是前几年迁过来的公司总部,除了老陈,凉生身边还有几个得力的助手,因此,他每月亲临公司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不用说我了。
今天情况特殊,因为周慕在国外与曾经望北楼的旧友谈合作项目,凉生才不得不亲自坐镇股东大会。
公司里对我来说,基本都是陌生面孔。而我和凉生当年的婚礼又办得相当低调,所以没人认出我的身份。
我到前台,刚想说明来意,忽觉原本人头攒动的大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我下意识地回头,便见凉生向我走来,他一身浅灰色西装,毫不张扬的气质却华贵出众;温润的脸庞,却令周围人人屏息,似乎都心照不宣的怕打扰到他。
他好像无论走到哪儿,都会令人想小心翼翼的对待,这个原因与程天佑隐含的淫威不同,而是他似乎与生俱来的具备一种令人想小心呵护的特质。
这么多年,他的一颦一笑,仍能轻易让我心动。他的步伐不疾不徐,跨度却很大,几步就来到我面前,他安然浅笑着将我揽入怀中,旁若无人的轻吻我的额头,旋即揽着脸红的我走出大堂。
身边的助手,默默的为我们开门,备车,却也是没有多说一句话。
午餐后,我们商量着去看电影,这个影院隶属于周慕的影视公司旗下,员工对于我们的殷勤程度,每次都令我有些手足无措。
如此热情的原因,除了凉生当朝太子的身份,显而易见就是因为他那对儿子的疼爱简直到了令人发指地步的父亲。
我不止一次地想过,是不是该庆幸凉生不是在生身父亲身边长大,否则会不会被他溺爱成为那种大多数的纨绔子弟?!
前些年,由于凉生身体的原因,周慕曾极力反对他陪我去人多又空气不够流通的电影院。后来,他竟然为宝贝儿子搞了个专属放映厅,除了他那一向奢华的装修风格,还换了一整套最先进的新风系统,并且专门找名家为这个影院中特别的存在提名为——慕卿。
这里宽大舒适,服务周到,但说实在的,坐在这个只有我们两人的放映厅,感觉和坐在我家的客厅也没太大区别,真的无法重拾起,曾经在电影院里,很多人一起观影的感受。
因此,大多数时间,这个周家小公子的专属放映厅,就成为了他的好兄弟北小武的专属泡妞场所。
说起来,我没想到是,在凉生病重垂危的病床前,我对他说过的那些话,那些我都几乎是抱着幻想,渴望去做的事,他竟也如此执着着想要完成。
出院后的他,总是会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带着我,一件件的做着那些,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
我们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去游乐场骑木马,一起去滑雪,去拍婚纱照,然后去度蜜月。
我才知道,岛上那间空着的房间,是他默默留下,等着我们亲自去装修的卧房。
我才知道,当初的他,也并非,没有过渴望。
而最意外的要属,我们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我刚想到团子,幼儿园老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电影才刚开始十分钟,我这是什么命啊?!

下章糯米团子正式出场,看文的小伙伴们来猜猜,可爱的小团子是男孩还是女孩,猜对有奖!

评论(3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