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e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终极续篇(十七)上

最后一章,当初更新时刚好是2017年的第一天,能在这一天给凉生一个圆满的结局,是巧合,也是注定。
-------------------------------------------------------
塔罗牌上说,2017年的冬天我们会相遇。只是,那时你已经是别人的妻,而我,依然……很爱你。
17.上
这两年我和天佑见面的机会不多,他好象很怕我一次次的催促他离婚,刻意躲着我,后来,我也懒得再提,那不过是一张纸,这世上明存实亡的婚姻多到数不清,多我一桩,又有什么可纠结的呢?
何况,他的一些小道消息我也听了不少。老陈总是有意无意的透露些程天佑的花边新闻给我,那副嘴脸简直和当年老钱的如出一辙。
其实,我倒是希望那些新闻能有一个是真的,这样我也就可以放下这份牵挂。
天佑不像凉生,他的感情经历丰富,我并不是他的唯一。
而凉生在这一点上则固执得要命,我常说他有精神洁癖。
我趁在北京学习的空档,偷偷和程天佑跑去了巴黎,没有告诉任何人。
未央带着女巫如约来见,她一下便认出我,然后,她看着天佑的眼睛说,你如果反悔,还剩下一半的时间,我拿走他一半的光明吧,我连忙说不行。
天佑似乎觉得一切都是闹剧。
我急切地问女巫,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可以交换?
女巫上下打量了我半天,然后指着我的肚子,她说,我要你肚子里的孩子。
我们三人都是一惊。
天佑回过神,立刻要带我离开。
女巫却带着蛊惑说,你要想好,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否则你会因为被诅咒的命运永失所爱。
我一听就惊住了,我甩开天佑,冲到女巫面前,我说,不,我求求你,我不能失去他,只要能救他,我愿意用一切去交换。
女巫却说,从你我订下契约那天,你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你将会永远失去此生挚爱,这会是你意想不到的结局,你会被现实的假象所蒙蔽,到他离开那天你都毫不知情,而之后的日子,你都会在煎熬与自责中渡过,你的一生将再无幸福可言。
我听得全身发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甚至不知道是如何离开的。
为了确认怀孕是否属实,天佑和未央带我去医院做了检查。
这次是真的,这个孩子,是我和凉生的,第一个孩子,而此刻的我,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近一年多,我一直在用所学的专业知识在调理身体,就盼有一天能得到这份惊喜。我不能拿他去换,我怎能拿凉生的骨肉去赌。
可是,如果真如女巫所言,我不敢想……我该怎么办……
未央安慰我,其实,你不用太在意,你和凉生这几年虽然风波不断,但也都化险为夷了。
天佑告诉我,你如果真这么在意,我愿意失去一只眼睛。
我震惊地望着他,否决道,没我的允许你不可以自作主张,否则我这么多年的厄运就都白交了。
当晚,我又做了那个梦,那个同样的梦。
  梦里的我一直在寻找凉生,我发疯地奔跑着,拼命地寻找着,场景不停地转换,魏家坪,那座城,每一条路,每一条街,却怎么也找不到。
  然后,我又回到那条巴黎街巷里,回到我为程天佑求取护身符的那一天——
我看到了那时的自己穿着长长的裙子,站在那个女巫的面前。
女巫神秘兮兮地望着我,却又严肃至极,她说,姑娘,这不是玩笑。你会真的为此付出十年,被诅咒的十年,你想好了吗?
我坚决的表情,望着那个女巫说,我知道这不是玩笑!可只要他的眼睛能复明,付出多少年我都愿意!
此时,另一个我对自己说,程天佑的眼睛根本就好了!姜生,姜生,你别犯傻啊!凉生!凉生他不见了!你快去找他啊!快去啊!否则,你这辈子都找不到他了!
这辈子都找不到他了!
这辈子!
不,我尖叫着从梦中惊醒,脸上已布满泪水。
我疯狂得想念凉生,我要给他打电话。
可是,这个时间,他应该刚刚休息。
但是,此刻的我,忽然好担心他的安危。
我还是把电话拨了出去,却提示无法接通,是了,夜间免打扰。而我却再也无法入睡。
命运总是让我做这种两难的抉择,是我太天真了,女巫想要的,一定是你最珍贵的,否则又有什么价值呢?
而且女巫要的一定是你给得起的,如果她说拿凉生的命换,我一刻都不会答应。
所以,她要这个孩子,我和凉生的第一个孩子,可能不是唯一的孩子,可能同样保不住,就是因为有这么多的可能性,才会让人难以抉择。可是,我怎么忍心伤害他的骨肉?
我必须再见女巫一次。问问她还有没有其他可以交换。
第二天一早,我约了程天佑来帮我做翻译,再次找到女巫,直接讲明,我不能拿孩子换,也不会用天佑的眼睛,我愿意用我的命,既然可以用十年的好运,换取被庇佑人的所求,我愿意拿出十年的寿命,换凉生的一世平安。
女巫却说不可能,她只做等价交换,即使用另一个十年也挽回不了这一个十年的厄运。何况,我该明白,每一次的交换都会是厄运的累计。
我仍不死心,说,你既然做等价交换,不如用我的命换凉生的命,十年换十年,一辈子换一辈子。
她沉吟片刻,却说,这个人,既然对你如此重要,那你对他是否也同样重要?失去彼此,假如同样痛苦,岂非生不如死?!
我一下子楞住了,冥思苦想后,做最后的挣扎。我说,我们一人一半行不行?
女巫无奈,叹口气,说,我先看看你还有多少年寿命。
她开始为我占卜,然后久久不语,后来又先后占了两次。
之后,她说,你走吧,你的命我占不出,无能为力了。
我死活不肯离开,哭着哀求她,我说我愿意付出一切,什么都可以,只求她帮我。
她忽然问我,你现在是否已经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我点点头。
她喃喃,那就已经变了…
我不明所以,依然不依不饶,就是不肯离开。
她无奈,最后,不得不告诉我,原本从以血封印开始,我就已经被诅咒,这就意味在这十年里,我这一生最珍贵最重要的,终将与我擦肩而过。因此,就已经不可能和凉生再走在一起。而诅咒会令对方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离开我,可能会是意外,亦或是会被恶疾缠身,最可悲的是,在他离开前,我一直都会被假象迷惑。这一切将会令我遗恨终生,这就是与一个女巫做交易所应承担的后果。
这竟与我昨晚的那个梦重叠了,当我承诺为了程天佑付出多少年都愿意时,我就已经一辈子失去了凉生,这辈子都找不他了!
我哭倒在女巫脚边,可这世上又哪有后悔的药?
程天佑见我的样子,同样央求着女巫,他说他愿意用他的光明做交换。
女巫却说,我现在已经帮不了你,因为,从占卜的结果看,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改变。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