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息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终极续篇(十一)下

不逗你们了,剩下的发出来啦!



我被人推醒,那人一脸惊恐的看着我,揉着手臂对我说,睡觉怎么还咬人啊!
这些白大褂霸占了整个重症监护室,并将我赶了出来。
我等在外面,想像着,我的凉生,在里面任由这些人像个娃娃一样的摆布,一下子泣不成声。
有人一把将我揽在了怀里,那么紧,像是要将我揉进他的身体里。我冰冷的身体好像终于找到了知觉,我埋在他的怀里痛哭失声。
我不知道,程天佑是什么时候来的。
这些天,他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来,我都没有印象,只是知道,只要我走出病房的门,总能在外面见到他。他会给我端来一杯水、一餐饭或是一碗粥。我看着他略显憔悴的脸,忽然觉得有些抱歉。明明这些都不是他的错,却又都和他有关。君本无罪,奈何受累。
他说程家动用了一些手段,迫使医院接纳了周慕带来的人,就是里面那些白大褂,来一起为凉生会诊。
会诊的结果是进行生物治疗,抽取匹配的血液进行细胞培植,最快需要15天的时间。
可是,他还能不能撑半个月,谁也不知道。
天佑说,姜生,你放心,只要能救他,我的心、我的肝、我的肺统统都可以给他,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只求你,放过自己。
所有和凉生沾亲带故的人,都做了配型,就连不知躲在国外哪个角落的陆文隽,人虽然没出现,也被周慕找到并拿到了血样。
可是,没有一例可以匹配。
没有一例。
凉生是RH阴性B型血,稀有到被称作熊猫血。
那一夜的抢救,周程两家动用了最大的力量,找遍了全国的血库,才得以挽回他的生命。
当初骨髓配型的难度已经大到只有十万分之一的机会,这次的匹配率要求更高,简直如大海捞针,希望渺茫。
他睡在那里,仿佛不谙世事的孩子,极尽精致的眉眼,就是那画中仙。
他对我说过的那些情话,没人会说这样的情话。
我们将第一次失去对方,第一次去埋葬对方,第一次在黄泉路上等待,第一次被人在黄泉路上等待,第一次在黄泉路上团聚,第一次一起喝下孟婆汤,第一次一起轮回……然后,我们不再被捆绑到一起做兄妹,我们再一起好好做好我们来生的每一个第一次。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雪,雪花大片大片的飘落。
这个时节,竟然下起,如此大的一场雪。
就像曾经,他落着泪,颤抖着唇,句句艰难,说出的,那压抑多年的心事。
因为……天上有一个……叫做……雪王子的神仙,他……喜欢上了我们的……姜生,但是,他却注定不能……娶她,甚至……不能去爱……她,因为,神仙是不能和凡人结合的……每当……雪王子……想姜生的时候,就会向人间……抛散……一场雪。只希望,雪花能替他到凡间来陪伴他的姜生。因为,他难过,因为……姜生啊……对不起……雪王子爱不起你……
我的雪王子,是上天送来,最稀有珍贵的礼物;如今要收回,如何拦得住……
我的雪王子,是误入凡尘的仙,岂可被凡夫亵渎;如今他要走,如何留得住……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