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e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终极续篇(一)


一直在lofter看各位太太的美文,今天是甜芋的生日,就把去年自己的这篇拙作作为生日贺文献给他,顺便感谢各位高产的太太。
去年知道甜芋饰演凉生,才不得不忍着心痛把一直不敢看的这部小说看完了。之后,对结局一直无法释怀。然后,疯狂的找各种续文,可是不是太短,就是结局太悲。直到年底前自己写完这篇续,才算彻底放下这个心结。
所谓终极续篇,就是我这个结局是最终结局,不接受反驳哦!
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凉生之间有了一种默契,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彼此的消息。
许是从他给我留下那张飞往法国的机票以后。
或许早在巴黎的那半年,我们已经产生了隔阂。
而最开始的疏远,却是从法国回来后,他第一次回程宅开始的。
天佑认为,是因为我的骄傲,才不肯向他解释,哪怕只是一通电话。
其实不只是骄傲,更多的是怕欲盖弥彰,虽然他嘴上从来不说,就像在三亚撞到我和天佑共处一室的早晨,但我知道,他终会介意。
因此,他对我,同样吝于一通电话,甚至不给我一丁点他的消息。
再次在程宅见面,他就这样从我身边擦身而过,我们竟然形同陌路。这是相伴十七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感受,我从未想过我和凉生之间有一天会变成这样。
就算在他失忆的那几年,我寻找他的那段时间,我都坚定的认为,我们是彼此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人。
他脸上或冷漠或淡然或疏离的表情可以出现在面对任何人和事的时候,唯独不可能对我。
我是他十七年的牵绊,我是他倒不尽的牵挂。
犹记得,婚礼上那一刻,云朵那么白,天空那么蓝,侍者们在音乐流转间,如同彩蝶飞舞在静止的花间。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看着我,走过来,一步步,如抵足于刀尖,也如踩在我的心尖。
人鱼公主爱上了王子,为了拥有双腿,陪在王子身边,她喝下了女巫的毒,从此后,她陪着王子跳的每一步舞,都如踩在尖刀上。
我知道,那步步惊心的痛,如同踩在彼此的心尖……痛彻心扉。
他漂亮的眼里凝聚着忧伤,那里流露着我最心疼的时光,他极力的掩饰,眼中微微碎裂的光在顷刻之间,消散,他抬头,看了一眼圣坛前的程天佑,声息渐匀后是平淡,他点头,说,希望没误了你的佳期。
希望没误了你的佳期,我的凉生,那么得体,那么冷静自持,永远不会失态。
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一刻的他,也曾有过一个疯狂的梦,梦里,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试图把我从婚礼上带走。
然而,那一天,我挽起他的胳膊,他陪我走过红毯,他亲手将我交了给了另一个男人,我的丈夫——程天佑,也是在那一天,我发誓将毫无保留地爱着,忠于着,至死不渝的人。
如今,在我已为人妻的时候,我的凉生,你可安好,我又想你了。
天佑曾对我说,这么多年,你用他谋杀了我对你的爱,以后别再用我去谋杀掉他对你的爱了。
可悲的是,我始终在重蹈覆辙,我痛恨自己,却无法抑制,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念起,便不可收拾。
思念像人鱼抵足在刀刃上跳舞,一如尖刀抵上我的心头,我不知道是小人鱼更痛还是我更痛,却依然乐此不疲,一次次的折磨自己,不能控制,不肯忘记,不能自已。
唯愿你,在想起我的时候,眼里流露出的光,那些我最心疼的时光,只把它留给我。而我的凉生,可不可以不再忧伤。
人总在试着习惯,从习惯没有你,到习惯有了他。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凉生的消息,长到我刻意忘记了时间。我们互相不联系。我不联系他,因为我过得很好,已不需要他的等待。他不联系我,只要我好,他便安心。
我不能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打听他的现状,甚至无法从程家人的只言片语中捕捉到他的消息。昔日的朋友,包括北小武,也因为小九的事,和他断了联系,一夕间,我们之间竟然没了任何交集。
我也曾,借帮王林赎表为由,去过一次荣源典当行,却没能如愿见到他。是啊,需要他着手的事那么多,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典当行拴住。自从天佑复明又拒绝了沈小姐的婚事,特别是坚持娶了我,现在在程家的地位大不如前。说不定,凉生真的能取代他,接管程家的一切。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想我应该是为他感到开心的。
天佑不在家的时候,我整天无所事事,除了和冬菇腻在一起,就是发呆。曾提过几次,想出去工作,都被他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他回家的时候,我通常迎在门口,他进门后,会先拥抱我,然后吻我,接着拿出给我准备的各种小惊喜。餐桌上,他会讲一天的见闻,生动有趣,他是故事大王,而我是最好的听众。那些都是发生在他或别人身上的事,却与我无关。
这天,晚餐后,他对我说,过些天有时间,我们出去散心吧,你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我双眼发亮得看着他,去哪儿都好,你决定,只要能出门,我实在是憋坏了。
其实,只要是和天佑在一起,他会让我的时间都充实得满满的,满满的他,和满满的他想让我快乐的小心思,满到甚至没有时间去想念。
天佑是知道,我喜欢他的,我们一步步走来,经历了许多,感情也越来越深。但他更知道,想要把凉生这个名字从我们生活中剥离,是没有可能的,所以他只是在静静的陪伴与等待。等着或许有一天,或许再一个十七年,在一个没有凉生只有天佑的十七年,他才能取代凉生在我心中的位置。
而现在,我的凉生,就算他不在我身边,就算他刻意从我的人生淡出了,只要以后的每一天,我爱的人都像他,就够了。
我们决定去日本看樱花,但一开始听说是北海道,我是有些抵触的,毕竟,那是凉生和沈小姐曾经同游的地方。
有了这个认知,再看这里的一花一树似乎都有凉生的影子,一草一木似乎都带着凉生的气息。
我竟然在异国他乡去找寻曾经朝夕相处的痕迹。
天佑晚上有公事不能陪我,这家伙假私济公,名义上带我散心,其实只是出公差的顺便。我在心里小小的鄙视了一下,正盘算自己去哪逛逛,他却说,客户的家属需要我坐陪。
什么?还要我陪客户?程天佑你太过份了!
你不是一直想找事情做?这是最适合你身份的工作。
我竟无言以对。
精致的怀石料理,还有对面妆容精致的沈小姐,是的,就是那位曾和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都有瓜葛的沈小姐。我也曾和她有过几面之缘,印象中的她,一身名牌,满身贵气,却不似面前一般甜淡素雅。
她身着一身月白和服,高贵典雅,笑容甜美,只是这身份和笑容都令我有些不自在。
她大方开口,程太太,还记得我吗?真是想不到,竟以这样的身份再见。
的确,当年的我,只不过是程天佑用来当挡箭牌的一个小秘书,而面前的沈小姐,却是程家内定的孙媳妇。
对方语气平和,丝毫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但我竟不知如何组织语言。
她见我不说话,又道,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从程天佑到凉生,你都是无法忽视的存在呢~
对方意图不明,令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由在心里暗骂程天佑给我找的好差事。
她大概看出我的尴尬,便开始招待我和她一起用餐。不得不说,在餐桌上谈判和解决问题,真是一门了不起的学问,再不熟悉的人,再难解决的问题,只要能吃到一起,喝到一起,就能聊到一起,特别是对我种资深吃货来说。我很快放下戒备,一边享受美食一边和她闲聊起来。
我们谈论起,天佑和凉生,在不同女人面前,所分别展现出的不同面貌。原来,再熟悉的人,也会有你意想不到的一面,或者是,他不想展露到你面前的一面。
沈小姐也一样,褪去外表的光鲜亮丽,原来还有这样的一面。不得不承认,之前的几次见面,我对她并没有好感,甚至暗暗的觉得,她那一身的爱马仕、宝缇嘉,说不准是盘剥了慈善会的善款。
但这次的观感完全不同。她很有魅力,不知不觉得间,就能拉近别人和她的距离。酒过三巡以后,我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舌头,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她很坦诚地给我讲了其中的缘由。上流社会的慈善,有时候只是一种作秀,名贵的装扮,才能引来可观的善款。她拿着数十万的包,就能吸引来至少百万的捐赠。有时候,越招摇,越有底气,刻意的质朴,反倒显得欲盖弥彰。
这些年,年纪轻轻的她,一心扑在慈善事业上,周旋于各名门公子之间,对外的名声,毁誉参半,但她从不在乎,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能帮上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她就觉得一切都值。
而联姻的对象,只要能对她的事业有帮助,她也只当作是交易的一部分。名门的出身,复杂的环境,总是能看到太多阴暗的东西,每一笔巨大的财富背后,都隐藏着罪恶。她看到过太多的人心险恶与冷酷无情,富家公子的朝秦暮楚、东食西宿,更是司空见惯。所以,对于当年的程天佑,她也只是为了达到目的,在逢场作戏。
看透世事的她,曾以为一辈子都要这么过去,没想到还能遇见此生唯一的那份心动。
那是在某次筹款活动上,她一下便被那种干净出尘的气质所击中,这么多年,她阅人无数,见过太多伪装的天真与纯净,却从来没见过那样的人,雪一样的纤尘不染,仙一般的飘渺虚无,他的眼中,竟然找不到一丝尘世的欲望。她一度以为是自己花了眼睛,这世上不可能有这样的人物,而这样的人,更不可能是这物欲横流的,上流社会的产物。但以后的很多次,那个人都会出现在不同的慈善活动上,他总是出手阔绰,且所有的捐助,全都是匿名。
她虽然心动,却并没有动用任何手段,去调查那个人的信息。身为名媛,那样做,是很没有教养的一种行为。
令她没想到的是,缘分的牵扯,竟然让那个人以程家三公子的身份,作为联姻对象,坐到了她面前。当时的她,幸福到几乎落泪。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