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e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终极续篇番外之儿子的烦恼

原本丫头被我打了巴掌后,被凉生抱着护在身后,搂着爸爸的脖子哭得更凶了,可凉生被我推得趔趄了一下,她反而不哭了,挣扎着下地,便一直警惕地看着我。
此刻见我凶神恶煞地抬起胳膊,居然张开双臂挡在我和凉生之间,小豆丁一个,虽然还是一抽一抽地吸着鼻涕,却气势汹汹对我喊,妈妈坏~你打爸爸~你坏!
嘿!还来恶人先告状,我坏?你打弟弟~你更坏!我简直义愤填膺。
小丫头抽泣着说,我~我没有打弟弟,我~我只想爸爸抱抱,没~没有想打弟弟~
我知道其实小孩子都有小小的嫉妒心,也怪我之前没有重视,一直想分散她的注意力,希望能糊弄过去。但实在没想到这丫头能憋出这么一出,便道,可是你动手了,你摔到弟弟了,知道不?
丫头见我语气有所缓和,也不再拧,撅着嘴说,我~我知道~我以后不会了。然后她跑到庆姐跟前,很自觉地拉着弟弟的手道歉。
我看着双生眨着哭红的大眼睛用力地点头表示原谅姐姐,心理一阵安慰,刚想庆幸女儿也开始懂事了,就见她转过来对我说,妈妈,我给弟弟道歉了,你也要给爸爸道歉。
what?why?我满脑子问号……
你刚才打了爸爸,爸爸又没犯错!她理直气壮。
我…我想说我根本没打他好吧,只不过推了他几把,可是,我凭什么要和一个小屁孩儿解释这些?都说女儿是妈的贴心小棉袄,我们家的棉袄却是她爹的。
我努力措辞说服她,子不教父之过,爸爸是代你受过,懂不懂?
她茫然得摇摇头,显然上面的话对她来说不够通俗,便解释道,就是说你做错事,要受惩罚,但是爸爸心疼你,舍不得,就只好代替你受罚。
她听了忽然又委屈起来,嘴巴一裂,带着哭腔道,我不要~,我不要你打爸爸,不要爸爸生病,不要爸爸进医院……
自孩子出生以来,凉生发病最严重一次是流感引发的,双生先感染,然后就是体质本就不如普通人的凉生,导致双双住院。当时,我简直焦头烂额,医院的一大一小已经够操心,回家还要忍受丫头的折磨,只要一见到我就嚷着找爸爸,特别是每晚又哭又闹的不肯睡。看来那段时间给她造成了的心理阴影面积也不小。
想到这,我灵机一动,忙对她说,如果弟弟摔坏了生病住院,到时候爸爸去陪着,你就又要好多天见不到爸爸了。
丫头抽抽噎噎着说,我不要,妈~妈妈~我~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再也不~不欺负弟弟了~。
真是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肯这么轻易地认错,难怪人家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
我从庆姐怀里接过双生,亲着儿子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我儿子哭都这么好看,对,老娘就是这么耿直,
凉生还不忘义正词严的教育儿子,男儿有泪不轻弹。
我就不爱听了,就许你闺女天天嚎,我们就不能发泄一次?!
当然我不能当着孩子的面拆他的台,便私下嘲笑他,儿子才多大?还男儿有泪不轻弹,也不知道是谁,当初刚见面,就被我给吓哭了。
凉生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才波澜不惊地道,那是因为你当年太丑了。
我气得跳脚,我是扮鬼脸故意吓你的好吧!胆小鬼!
所以你知道闺女随谁了吧?
我…一下子就被噎住了!好啊你,在这儿等着我呢,我感觉自己马上要炸毛。
结果他又来一句,所以我怎么舍得你打她。
我的火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凉生忽然贴过来,靠近我,说,别以为我忘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喜欢的那部小说里,原型到底是谁?
就这样,我们想要深入探讨的少儿教育问题,就在十分钟后,进入了少儿不宜问题……
可能平时我脾气比较急,说话喜欢大小声,才给女儿一种错觉,自从那次,她好像老怕我欺负她爸,其实是她太小,没整明白,我就一纸老虎,她爸一句话,我就蔫了,哪轮得到我欺负他?!
我最受不了小孩子哭,所以只要那丫头一嚎,我就直接扔给凉生,不过这次以后,她嚎啕大哭的次数明显降低了,她怕我打她爸爸,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是姐姐,知道让着弟弟了。
其实,两个孩子出生时间前后没隔多久,不存在什么谁该让着谁,但因为双生先天不足,比凉遇明显小一号不说,性格也没她强势,所以我就一直灌输她这种思想。
我家双生从不哭闹,他让我担心的反而是过于安静了。
大概是胎里带的不足,一开始,并没检查出来我怀的是双胞胎,当发现还有一个心跳时,医生就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异卵双胞胎本来就比较容易出问题,心跳弱的这个,很有可能会保不住。
出生的时候,他体重比姐姐轻了将近一半,在保育箱里待了三个月才出院。
当时,除了我和凉生,最开心的就是他爷爷周慕了。
一来,是个大孙子,二来,凉生和我答应他,这个孩子如果能保住,就跟他的姓,他周家有后了,他能不开心?!
然而,世事岂能尽如人意,这两年,没少听到我公爹唉声叹气。我能理解他的心情,本来儿子身体就不好,好容易有个大孙子,还是这个样子。偏偏那个不随他姓的丫头片子,却完全继承了他的“优良传统”,要是这俩能换过来,他得美得上了天。
不过,这些,他从来没敢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来过。只是,听着他守着病床叹气,看到他鬓边的白发,我也能感受他的不易。
两个孩子他都疼,他看到孙女那个霸王架势,总是豪爽地笑得荡气回肠。而双生则是格外的乖巧懂事,他似乎总在从双生身上找寻当年凉生的影子,好像想要弥补曾经不能陪伴儿子一起成长的缺憾,反而变得小心翼翼。
他因为疼惜孙儿,一早就给请好了家教,原本计划上学前一直让两个孩子留在岛上。其实我也是舍不得这么小就把他们送到人多的地方的,特别是内向的双生。
所以,如果不是凉生的坚持,是的,上幼稚园这个决定,是凉生做的,他说这俩孩子,一个太霸道,一个又过于内向,要多接触其他孩子,才能有利于身心健康成长。所以,在两个孩子刚有些自理能力以后,就马上送去了幼稚园。
所以,即使我心疼儿子,即使不愿意违背他的意愿,也不好私自做主答应什么,就问他,乖宝贝~,告诉妈妈~,你为什么不想上幼儿园。
他安静的伏在我颈侧不说话,我无奈,只好把他抱到胸前与他对视,他的神情带着些许为难,微嘟着小嘴,大眼睛微垂着,不敢看我,只是眨了又眨,每眨一次,那小扇子一样浓密的睫毛就跟着颤动一次,我的心也跟着一颤。
天知道,我对着这个比当年魏家坪还要缩小版的凉生,抵抗力为零。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我的宝贝小心肝儿,给你,给你,都给你,命都给你。
于是,我抱着我的小心肝儿,去敲凉生书房的门。
我真的不止一次深深的担心过,如果我们双生没有这么懂事,会不会有一天会慈母多败儿?
凉生听了儿子的要求与我的想法以后,把儿子单独抱进了书房。
他与儿子的相处模式与和女儿完全不同。
毫不夸张的讲,凉生这一辈子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和他闺女。也不知道这丫头的话痨属性随了谁。刚学说话那会儿,天天冲着凉生咿咿呀呀的,凉生就也嗯嗯啊啊的和她聊,反正不管他干什么,都能分出神来和他闺女用火星语聊天。
后来女儿学会叫人,也是先学会叫爸爸,会说话以后,更是一有机会就黏着凉生,俩人也不哪儿那么多说的。
到了儿子这,反而没话了,我就说儿子不爱讲话,和他脱不了干系。
双生要跟他在一块,一上午爷俩儿也不见说一句话,儿子就坐在他腿上或者被他搂在怀里,他该干嘛干嘛,看书也好,办公也好,就是视频会议都不耽误。
孩子要不就在他怀里睡觉;要不就自己拿着奶瓶喝奶喝水;有时也会拿着笔,在他书桌的纸上涂鸦;或者干脆就睁着大眼睛看着爸爸的一举一动,凉生见到儿子乖巧的模样,也会忍不住亲亲他。
他说话比姐姐晚了挺长时间,我那时候特别担心儿子不会说话,抱怨过几次,让凉生拿出和闺女聊天的劲头教教儿子说话。
直到有一天,双生窝在凉生怀里正乖乖的喝奶,见我过来,突然停下一嘬一嘬的小嘴,冲我喊了声,妈~,我直接呆掉了。他张着小手要我抱抱,我当时激动得都哭了,开心地抱着他,逗他再叫几声,他就笑眼弯弯的一声声叫我,清脆又清晰,我那时候真的感觉,心都要化了。
父子俩沟通完,凉生抱着儿子出来,第一句话就是,咱儿子要剪头发。
我看着双生的苹果头,长这么大,他懂事以后,哭的最厉害的两次,一次就是导致我动手打他姐姐那次,另一次,就是不肯剪头发。
这孩子打一出生,就护头发护得厉害,生下来还不懂事时,就是一剃头就哭,后来懂事了,更是动都不让动。
其实,这孩子的眉眼五官长得和他姐姐极像,又生得比较瘦弱,显得越发秀气,那时候最常听到的就是,哎呀~,瞧这小姐儿俩长得这个好看!
他性格安静,还不怕生,不像他姐姐,外人一抱,那哭得跟要拐了她似的。
因此,抱着我儿子不撒手,一个劲儿的当闺女夸的比比皆是,更有甚者,还有嚷着要跟妹妹订娃娃亲的。
其实我是觉得没什么,小孩子嘛,有时候听别人夸,心里还小小地得意,谁让我儿子长得招人疼呢!
可凉生始终认为,男孩子要有男孩子该有的装束打扮,其他好办,可是唯独头发上,这孩子倔起来,还真是和他爸爸一摸一样。
他看着姐姐可以留长头发梳辫子,死说活说,就是不让剪头发,那哭得小脸惨白的。后来也不知道谁把他爷爷叫来了,老爷子直接铁青着脸就给抱走了。意外的是,凉生竟没有去拦。
这要是搁以前,老爷子这个儿控能做出这种事,简直不敢想象。
不过有了孩子以后,凉生对他父亲的态度也转变了不少,人们常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时候凉遇刚学会叫人,还只会叫爸爸,凉生的心里有多甜,周慕的心里就有多酸,就连我这么迟钝的人都能感觉到老爷子的情绪不对。
我开始以为他是想孙女能早点儿学会叫爷爷,后来才发觉不是那么回事。有了两个小的以后,我也终于能体会到为人父母的心情。
这么多年,他表现的一直没心没肺,可如今凉生也当了爸爸,却仍不肯开口叫他一声。
我能理解凉生,人都是如此,习惯形成以后,就不容易改变,这么多年下来都没有开口,反而已经开不了口。
可我也真的挺想帮周慕的,虽然他曾犯过错,但毕竟他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凉生好。所以,我自然就答应帮他的忙。
事情的转折点,是一次周慕坐私人飞机去给凉生找一种十分稀有的药材。
我记得凉生当时接完电话,额头冒着冷汗,脸色发白地不停播着手机,我没见过凉生这个样子,直觉一定出了大事,忙握住他发抖的手问他,出了什么事?他手心冰凉,竟也全是冷汗,回答我时,瞬间红了眼眶,说,我爸的~飞机失联了~
可想而知,后来电话拨通时,凉生颤抖着着双唇喊出的那声,爸~,是饱含了多少的感情。
现在想起来,我真的很佩服周慕自编自导的能力,真不愧是投资过影视公司的人呐,他亲自设计了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私家飞机失联的桥段。
可恶的是,作为盟友,他竟然没有提前通知我,搞得我也跟着着急半天。
我知道以后特别想去揭发他,不过他说,如果我提前知道真相,演技不行,肯定穿帮。而他演这场戏也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毕竟如果凉生知道真相,可能真的跟他翻脸,所以,我这个盟友,只是他预备事情败露找来的和事佬。
这么大的事儿,竟然不和我商量,我当然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我告诉他,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当时差点吓出心脏病,你电话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出事的就不是你,而是他了。
周慕听了,一面老怀安慰,一面后怕,他说没想到凉生会那么在意他,否则绝对不敢用这种方法。然后,一边忏悔,一边求我一定要帮他保密。
其实我觉得,凉生应该在我还不知道真相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只是没有点破。
大概,在他第一次听到女儿叫爸爸的时候,就已经想通了,只是没有一个契机,不知如何开口。
周慕抱走了双生,天黑又送了回来,原来晚上看不到我们,孩子竟然发起了烧。
双生烧得小脸红扑扑,见面就往我怀里扎,怎么都不肯再撒手。我给他吃了药,陪他躺在床上,他已经困的睁不开眼,却仍然死死拉着我的衣袖,怕我离开。
我等他终于闭上眼,刚想起身去多拿床被子,他就又惊醒过来,大眼上蒙了一层雾气,撇着小嘴对我说,妈妈~,我听话,我让剪头发~,别不要我~。
我听他这话,看他睫毛上沾着的泪珠,心疼得要命,这小小的孩儿,怎么这么心重呢?忙哄道,乖宝贝儿,谁说妈妈不要你了~?你是妈妈最宝贝的宝贝,妈妈怎么会不要你~?
凉遇见弟弟生病,难得安静地一直在一旁陪着,听弟弟这么说,忙安慰道,双生不怕,爸爸答应我,不再给你剪头发了。
我也忙道,妈妈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让人剪你头发了~
自此,再也没人提过剪头发的事了。
所以,今天听说儿子肯主动剪头发,简直是天大的新闻。我好奇地凑近问缘由,小团子把脸埋在爸爸怀里,就是不肯抬起头来,凉生冲我眨眨眼,我便了然的没再追问。
夜深人静的时候,凉生才对我细说。
原来,因为双生长得精致,又梳着个苹果头,小朋友都以为他是女孩子,结果,想上卫生间,却被男生拦在门口不让进。
其实,一般幼儿园卫生间都是男女通用,但他们那里不同,首先就会对孩子进行这方面的教育,让他们从进园开始,就要有性别意识。
小孩子嘛,刚学会都会特别认真,而双生本就内向,看好几个小朋友拦着他,他就已经有点慌乱,再加上他解释没人听,还笑话他,他就吓跑再也不敢去了。
既然同样是被教育的一份子,他自然也不肯去女生那里,而他性格腼腆,这种羞羞的事情,又不愿意对老师讲,就只好一直憋着。
中午他已经憋得不行,饭也吃不下,正发生愁该怎么办,遇到那个叫小熊的小胖墩,把他拉到锅炉房门口,偷偷亲了他脸,还管他叫妹妹,他委屈的一边蹭自己的脸一边指着他,想解释说我不是妹妹,是弟弟。
这时候,凉遇来寻他,因为妈妈教给她的任务,就是看着弟弟,让他好好吃饭,她见弟弟饭没吃几口,就追出来,正好看到有个小胖子拉着弟弟跑,一路追到,便见双生抹着自己红红的脸,以为那人欺负他,一把把人家推倒在地,还趴人家身上问是哪只手打的人,给人家咬得直喊妈。
双生被那个孩子的惨叫声一吓,憋了一上午,功亏一篑,瞬间决堤。他年纪虽小,也知道尿裤子是件丢人的事,就躲进了锅炉房,任老师怎么哄都不肯出来。
他那霸王花姐姐,看弟弟被吓到躲起来,更是饶不了欺负他的人,就上演了下午那一幕。
双生剪了个清爽的短发,那小脸越发的俊美,我每天接送时都忍不住么一下。
可是这个发型仍旧没挡住他的好人缘,看着儿子一侧红红的小脸,我心疼的说,宝贝儿~,咱能不能对自己下手轻点儿?
只见他委屈的小嘴一撇,眼里又开始有雾气,哎哟,我的小心肝~。
我忙哄道,没事儿~,小朋友是喜欢我们小生,没事儿啊~多大点事儿~
唉,我能咋办,这孩子也教育过了,老师家长都找过。可是人家孩子就是喜欢你家孩子,人老师表示,如果被"非礼"的是女孩子,老师还有些立场,可都是男孩子,这也不好太矫情不是?
我说,我上次还看到穿裙子的,也跑过来啵我儿子,老师更加无奈的看我。
我……
儿子长得太好看,总被幼儿园小朋友亲,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评论(3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