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渝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终极续篇番外之不省心的团子

这里是排名前十的国际双语幼儿园,此刻,鲜少人踏足的锅炉房门口,却异常热闹。
那里站着一个小女孩,两三岁的样子,衣着光鲜宛如一个小公主,长得更是玲珑精致,不过,她白嫩小脸上的表情可一点不公主,只见她叉着腰,梗着脖子,大眼睛瞪得圆圆得,两腮气鼓鼓,满脸的不服气。
她的脚边,坐着个小胖墩,哭的稀里哗啦,就是不肯从地上站起来,小胖墩的父母蹲在旁边又哄又劝。
据围观者说,是这个厉害的小丫头,把小胖墩推了个跟头,而且还咬了人家。
不过,单看这小女孩不凡的相貌与不俗的装扮,若不是现在这副姿态,谁也不会相信她能做出上述的事情。
我和凉生匆匆忙忙赶到现场,看到臭丫头这架势,就气不打一处来,我也懒得理她,跟着老师,直奔锅炉房的里间。
那里面连着一排的锅炉,之间只有很小的夹缝,这孩子是怎么钻进去的?
万幸现在是夏天,这要是锅炉还烧着,我都不敢想。
我三步并做二步跑过去,把手臂尽量从两个锅炉的缝中的往里探,哄着,宝贝儿~,妈妈来了~,到妈妈这儿来~。
躲在角落的瘦小身影闻言,颤动了一下,愣了愣,才慢慢往我这边挪过来。
我从缝隙中看到那脏兮兮的小脸,那和凉生极其相似的眉眼,此时,泪珠就挂在浓密的睫毛上,心里狠狠地一纠,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着说,宝贝儿~,你怎么进去的~?出得来吗~?
小人儿用泪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好像做错事一样,乖乖的点头,然后侧着身体,一点点从那狭窄的缝隙中蹭了出来。
他小脸上都是汗,连裤子都是湿的,这大热天的,可是把我的宝贝给闷坏了。
旁边的老师见我心疼的样子,满怀愧疚的向我道歉。
我刚想问清事情的原委,外面尖锐的哭声猛然响起,我的小祖宗,又来了,我忍住扶额的冲动,无奈的叹口气,抱起儿子,快步走到门外。
凉生抱着丫头轻声哄着,可是那分贝丝毫不减,旁边小胖墩也站了起来,父母满脸歉意地看看凉生,又看看我。
我尴尬的不得了,拉着凉生,抱着孩子,迅速的回到车里。
怀里的小人儿出了一身的汗,我担心他被车里的空调吹到,给他披了条小毛毯。
死丫头还在嚎,凉生依然好脾气地柔声哄着,我深呼一口气,尽量压低嗓子,放柔声音,说,小遇~不哭了,乖~,想也知道完全没用。
她反而变本加利地搂着凉生的脖子,继续魔音穿耳。
我感到头快炸开了,终于压抑不住,凶道,姜凉遇!有事说事!再嚎把你从车上仍下去!
那丫头继续不为所动,凉生倒不乐意了,轻皱着眉冲我咂了下嘴。
嘿~!我这暴脾气!我说,你就惯着她,不能打她,我还不能打你!
我刚扬起巴掌作势要打,那丫头的哭声嘎然而止,从凉生脖子上转过头,梗着脖子冲我喊,不准欺负爸爸!!!
你大爷的,果然还是这招最管用。凉生哭笑不得地抱着宝贝女儿,轻声问她,小遇,现在能告诉爸爸,你哭什么么?
女儿嘴一瞥,嘟囔道,我又没做错,爸爸为什么向他们道歉?
凉生细心给他擦着眼泪,柔声问她,那你为什么和小朋友打架?
因为他欺负弟弟!小丫头理直气壮。
什么?他怎么欺负弟弟了?我一听立马无法淡定,抢着问。
他打弟弟。她说着指着弟弟的小脸。
我才看到,儿子白嫩的脸上,确实有一侧有点儿发红。
我火气蹭得一下冒起来,立刻让司机往回开,难怪我儿子躲在里面不肯出来。
欺负我儿子,还让我们道歉!我非得讨回公道!
凉生劝我,先问清楚,不要冲动。
我却哪里压得住火,还问什么问!儿子脸上的伤你看不到?!难怪我闺女哭这么厉害。
我怀里的小人儿发现事情不对,小声说道,他没有打我~
那你脸上怎么弄得?红红的怎么回事?我用纸巾给他擦干净小脸儿,左脸那一片红得更明显了
我~儿子嘟着小嘴儿,搅着手指,轻轻地说,我自己擦的~
女儿记起刚才弟弟一边用力擦着左脸,一边手指着那小胖墩,呐呐说不出话的样子,问,他就是欺负你了,对不对?
儿子点点头又立刻摇摇头,才犹豫着说,他~他亲我~说完,委屈地低下头。
我和凉生面面相觑,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忙说,傻孩子,小朋友是喜欢我们双生啊~就像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姐姐喜欢亲你一样。
他想了想,撅嘴道,我不喜欢~我不认识他~。
凉生趁机教育闺女,小遇,你看,你是不是错了?是不是该向小朋友道歉?
女儿一听,嘴一咧,又要哭,我忙作揖,小姑奶奶,千万别嚎,有事说事,算我怕了你。
我不要爸爸去给别人道歉!她哽咽着说。
可是你做错了事,又不肯认错,那只好爸爸来替你道歉。凉生继续教育。
女儿又委屈起来,抽泣着说,我不要爸爸道歉~,我做错了,我会认错,可是爸爸没有错,爸爸永远是对的~。
在她的观念里,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当然永远都是对的,怎么可以给别人道歉?!
我搂着儿子,他一身的汗还没下去,裤子还是潮的,才想起来问他,小生,你为什么躲到锅炉房里?
双生听了,不一会儿,那琥珀色的大眼睛上就蒙了一层雾气,和凉生一样上翘的唇角,微微变幻着弧度,怯怯地说,妈妈~,对不起~。
他一这样我心肝都跟着颤,还哪儿忍心再问下去,忙哄到,没事儿~?宝贝儿~,妈妈没有怪你,妈妈是担心你~边说边亲吻着安抚他。
我这个宝贝儿子,哪儿都好,既听话又懂事,比她姐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就是太内向,太过乖巧,我怕女儿哭是受不了那分贝,可实际上,我更怕他难过。
这孩子很少哭,他一难过,先是双眼蒙上层雾,然后睫毛都挂上水珠,之后就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谁看了能不心疼?!
进了家门,我赶快给两个孩子洗澡。
洗完澡,丫头就开始蹂躏冬菇,把它追得到处跑,小咪则聪明地躲在高处。
我给双生擦着头发,温暖的发色柔顺的发质像极了凉生,我帮他在头顶梳了个小发揪,那小模样,萌得我不要不要的。
他忽然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悄悄地说,妈妈,我可不可以不上幼儿园。
他向来乖巧懂事,最是惹人心疼,又很少提什么要求,所以,一般他提出来,我都是无条件支持的。况且他很听话,很好带,我也想多把他留在身边几年。
说起来,这两年,我的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他姐姐身上,那丫头,精力充沛,一会儿一个馊主意,几个大人都得围着她团团转。
偏偏凉生还惯着她,要搁我这暴脾气,一天打她三顿都到不了天黑。
不过说是说,我也就打过她一次,轻轻拍了三下屁股,把凉生心疼得,和我深入探讨了三个小时的教育问题。
起因是我怕她打扰凉生工作,因为这孩子太聒噪,一般是我和保姆看着她,把双生放在凉生书房。
我虽然没耐性,不过这两年让女儿给锻炼的,已经好太多了。
这世上我最怕听到两种声音,一个是凉生的咳嗽声,另一个就是女儿的哭声,她一哭简直惊天地泣鬼神,令我头疼不已,所以一般只要不是太过分要求,我都会满足她,何况还有孩子爷爷专门请来的保姆帮忙,其实也没有很辛苦。
可是那天,她就是哪都不肯去,硬要进凉生的书房,我说弟弟在里面睡觉,不让她进,她就更是不依不饶起来,说为什么弟弟可以进她不可以。她耗了一下午都死活不肯出门,趁着庆姐开了书房的门,偷偷溜了进去。
凉生不知道在和儿子说什么,亲了一口儿子的小脸,父子俩都眉眼弯弯的样子好不和谐,这丫头看到瞬间炸了。
她冲过去,一下把弟弟从凉生腿上给拽了下来,大人都没反应过来,双生一下子摔在地上,怔好一会儿,才哇的哭出来。
她居然还一鼓作气爬到凉生腿上,冲双生做鬼脸。
妈蛋,这军阀作派莫不是随了她爷爷?!
庆姐赶紧抱起双生哄,幸好为了孩子的安全,房间里早就铺上了长毛的波斯地毯。
凉生看儿子没摔怎样,就严厉地要求她跟弟弟道歉。
这丫头从没见过爸爸这样对她,嘴一咧,哭得是地动山摇。
我气得眼睛都红了,冲过去,照着她屁股就是三巴掌,边打边说,你怎么这么霸道,你把弟弟摔坏了怎么办?
其实打得也不是很响,我还有残存的理智,哪舍得真用力。
可是凉生眼框瞬间红了,他一边护着女儿,一边拦我,我火气一上来,有时候六亲不认,气得用力推他。
凉生劝我,小孩子要讲道理,武力不能解决问题,你要真生气,可以打我,别打闺女。
双生哭得更凶了,呛得自己直打嗝,这傻孩子,居然还抽抽搭搭的求我,别打姐姐。
我更气了,死丫头,你有心吗?
还有凉生,我宝贝儿子我疼都疼不过来,让这死丫头摔地上你不心疼,打她两下你倒心疼了,你这偏心偏的也太厉害了。
我管你讲什么狗屁迂腐道理,撸胳膊挽袖子就要一起打。



评论(4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