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渝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终极续篇(十四)上

他一面微笑,一面系扣子,敞开的白衬衫恰到好处地半遮半掩地露着他漂亮有型的腹肌线条,我的脑袋“轰——”一声炸了。
他看我呆在原地,转身照了照镜子,皱皱眉头,说,这件衣服不合适。
然后,他就开始缓缓地脱衣服,慢条斯理地解着扣子,结实而养眼的胸膛,那起伏的轮廓半露了出来……
我马上捂住脸,大叫,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想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吧!我这就走!
我门还没走出去,就被他一把给抓了回来。他说,哥?这么快你就背信弃义了,小姜生,这样不好的。
他温热的胸膛贴着我的背,将我揽进怀里,只隔着我的一层薄薄的衣衫,我惊得哇哇直叫,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喊你哥了!我对你的任何举动都再也没意见了,让我先走吧!
他想了想,说,那你喊“大王,饶命!”
……什么恶趣味?
他说,你就说“大王,饶命!”然后我说,“饶你一死,滚下殿去”,然后,你就走好了。
我无奈,只好说,大王,饶命!
他说,好吧!爱妃,免礼!
不是“饶你一死!滚下殿去”吗?我有些愤愤。
他说,我忘词了,重来一遍。
不是吧……我无奈,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为了脱身……唉,好吧,大王,饶命!
结果他说,好吧!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14.上
我估计,这位周老爷子,准是又做了什么脱线的事,被小护士给告了状,惹凉生不高兴了。
庆姐见状,忙冲我使着眼色,然后道,这早上才喝的药,全吐了,我还得去再热一剂过来。
我才发现凉生的脸色的确不太好,忙挨过去,抚着他的额头问,怎么了?是不是胃又难受了?手下触感微凉,还好并没有发热。
张爷爷的药,好是好,可是那味道,真的不敢恭维,我就是闻一下都反胃,熬出来,又粘又稠不说,量还不能少,每两个小时就要喝上一碗,饭都不用吃了。
凉生冲我摇摇头,给了我个安慰的眼神,眼睛就又瞟向溜边坐着的周慕,我感觉周慕现在特想有个隐身的技能,让别人都看不见他才好。
可凉生是谁,周慕不说话,他就一直盯着他,也不说话,这气氛尴尬到我简直坐不住。
我起身去倒水,然后递给凉生,凉生拉过我的手靠近他身边,像是想和我咬耳朵。
周慕见状,蹭的一下,坐直了窝在角落里的身体,坚定的说,我~我告诉你啊,你别想让我再帮你从外面把门关上。
我听后,反应了大概两秒钟,才噗的一声笑出声来。
周慕的老脸瞬间红了起来,这倒是很稀奇的事情。
他大概也觉得丢脸,情急地说,儿子,老爸这也是想给你出口气。你说我这一根头发都不舍得碰的宝贝儿子,重话都不舍得说一句,让那老家伙打成这样。我没宰了他,已经算是便宜他了。
凉生还是不说话,这次连看都不再看他。
他更加着急,站起来说,你有什么事,能不能跟老爸说清楚?咱爷儿俩有什么事不能说的?我最受不了你这闷葫芦一样的脾气,跟你妈当年一样一样的。
他又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忙把我也搅合进来。他说,让你媳妇来评评理,我只不过在报纸上臭臭他程家的名声,他都赶你出门了,你至于为这么点儿事跟我怄这么大气吗?
我才终于理出了点儿头绪。
我们离开程宅的当晚,凉生就病危入院。
第二天,程家老爷子欲仗毙外孙的消息便闹得满城风雨,甚嚣尘上。后来愈演愈烈,从我和程天佑的婚姻到我们的三角关系,甚至连我和凉生的童年都被扒得一干二净。
之前,我也有过几次,被记者堵在医院门口的经历,但那时候凉生生死未明,我完全无暇顾及。
再往后的舆论导向,程方正欲仗毙外孙的原因,就从之前对同室操戈的厚此薄彼,慢慢演变成,为掩饰我和凉生不伦恋情的丑闻。
周慕不懂,我却明白凉生真正介意的地方。
我理清了其中的关系,便劝道,清者自清,这么多年了,这些早就伤害不到我了。
其实,即使当年,比起名声,我反而更盼望他能冲破世俗的阻碍,可见,这些我不甚介意。可是凉生不同,他向来最顾念我的清誉。
周慕是什么人,只是他太在意凉生,才会关心则乱,这时经我一提醒,简直如醍醐灌顶。
他夸张的敲着自己的脑袋说,哎呀,我怎么这么糊涂,儿子,老爸向你发誓,那些绝对不是我放出的消息,我的重点是搞垮程家。这一定是有些无良媒体乱做文章,说不定程家想倒打一耙。你放心,老爸跟你保证,今天以后,所有的相关报道全部消失,我马上差人去办。
他往外走了两步,快到门口,又折了回来,一把握住凉生放在身侧的手,死皮赖脸的说,乖儿子,你让老爸猜了好一阵子的哑谜,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
凉生生性淡泊,本身非常抗拒别人身体上的接触,被这样握住手,本能就想往外抽,脸都红上了几分。可那老家伙明显经验丰富,打定主意,死也不放手,还恬不知耻的说,宝贝儿子,你跟你媳妇就卿卿我我,和老爸就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这说得过去吗?你就不能和老爸多亲近亲近。说着还拿满是胡茬的下巴蹭了蹭凉生的手,我能明显感到,凉生和我同时打了一个冷颤。
我不由钦佩起,姜还是老得辣。
凉生的个性,不了解的人会觉得他生性薄凉,内心冷漠。
其实,他如果心里认定了你这个人,你做什么他都能包容,肯为你付出一切,就像对我对北小武。
可如果打定了主意不理你,简直是软硬不吃。
而很不幸的,周慕属于后者。
虽然我后来一直信奉的是金教主的第二大秘籍,死缠烂打。我只是纳闷,这姓周的老头何时得了我的真传,且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真是不得不服啊!
周慕终于折腾完出去了,世界终于清净了。
庆姐端来了新熬的中药,我就去洗手准备给凉生喂药。
我从洗手间出来,发现庆姐不在,倒是有个小护士,正端着药碗,举着药匙。
我不知道,自己的脸现在到底有多难看,因为已经不受我控制的耷拉下来。
凉生还在客气的婉拒对方的盛情,可惜对方完全理会不到。
我心想,还有完没完?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我三下五除二的劈手夺过药碗,直接下了逐客令。
我才不管对方有多尴尬,有多楚楚可怜。
然后,我一声不吭的拿起药匙,不过我的脸色应该还没缓和过来。
所以,当我把药送到凉生唇边,他却不肯张嘴,还用极其无辜的眼神看着我。
嗨~!我这暴脾气!我心说,你少给我装无辜!
凉生的性格,陌生人观感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再深入才会感到他的淡泊、冷漠,大概是目前周慕所处这个阶段,这个阶段也是死伤最多,基本上都会在这里阵亡。
只有最后通关的,才能接触真正的他,那个温柔细腻、处处体贴、无微不至,肯为你付出一切而不求回报的他。
就目前来讲,关底只有一个人,很不好意思,正是在下。
所以,一般来讲,早已通关的我,是根本不屑于与排在第一关门口的那帮人计较的。
只是,他今天这个态度,让我很不满意。
于是,我就说,喝不喝?不喝我可不管了!废话,我勺子举半天了,少爷连嘴都不张。
他忽然把脸凑到我眼前,不足十厘米的距离,俊美如玉的容颜,令人不安的温热气息。
他俯着身,微嘟着唇,还是极其无辜的眼神,专注而心疼的看着我,说,真生气了~?
话音刚落,他就轻轻地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说,消气没~?
我捂住右脸颊,又是害羞又是惊讶地看着他,说,你……
他摆出特无辜的表情,说,还没消~?
然后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飞快地在我的左脸颊轻轻一吻,说,现在呢~?
那是一种我预料不及的亲密,我脸已经红得如煮熟的虾子,手里端着碗,又没办法腾出双手去遮。
赶紧说,消了…消了…,我怕我再不说话,他再给我来一下。
他仍然不甘心,忽闪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我,真的~?
我只好承认,说,我其实没有真的生气。
他闻言,立刻又摆出无辜的表情,还带点委屈,却无赖的说,那我吃亏了,你得给我还回来,说着指着自己的小脸就凑到我面前。
啥?还有这样的?我心里腹诽,我算明白了,遗传基因的作用果然忽视不得。
其实,开始只吃中药调理后,在医院再待下去的意义真的不大。但由于凉生的身体一度出现了衰竭的状况,后来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仍极其虚弱,恢复很慢,且依然存在并发其他后遗症的可能,所以,院方迟迟不肯让他出院。
圣诞的前一周,终于获准出院,周慕说水岛湿冷,让我们去他的半山别墅,那里一应俱全。
凉生自然是不会去,我也从心里不想去。话说,天天被这么一位活宝偷窥,我会疯掉。
而且,今年只剩下十几天了,天助我也,凉生能提前出院,我还得抓紧时间实施我的计划
我一直被困在童子命的牛角尖里。为了让自己尽快钻出来,不用再纠结,我决定,在新的一年到来前,主动出击,致力于破除这个困扰我多时的童子命诅咒,扭转乾坤。
我们终于又回到了我们的世外桃源。我准备开始实施我的计划,我可是预谋己久,也计划了很久,烛光晚餐、觥筹交错、高床软枕、红袖添香。
嘿嘿…凉生小同学……我感觉此刻自己就是想吃小红帽的大灰狼。
可是事情完全不是我想像的那样。
首先,凉生不能喝酒,红酒划掉。
可是,不喝酒怎么意乱情迷?
我忽然想到周慕给我下过的药,我赶紧晃晃脑袋,把这个恶念晃掉。
我看着凉生,他身体还在慢慢恢复,每天仍要睡上十几个小时,不知道身体,允不允许?
他穿着淡青色的睡衣,柔软的面料,干净的颜色,像个禁欲的天使。妈呀~!好有罪恶感……
我想着,脸就发起了烧,用双手捂起自己的脸。
凉生不知何时,己经到了跟前,俯身望我,满脸关心的说,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说着,用他饱满的额头探向我的。
顷刻间,只感觉心里好像几百几千只小鹿在乱撞。
我错开他的眼神,脸色绯红,不知道做何言语。
他见我的样子,忽然,戏谑的说,小姜生~,你今天一整天都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到底有什么阴谋,速速从实招来,本大王饶你不死。
晚餐后,姜生就很不对劲,时而诡异浅笑,时而无端叹息,他早看在眼里。
我条件反射的叫到,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叫完才发觉,不对呀,今天不能求饶啊,今天不就是作死来了吗?
我忙闭上眼,坚定地说,我…我是不会说的,也不用饶命……
凉生倒是没料到,瞬间愣住。
我看他还不懂,就提高嗓门大叫了三声,哥!哥!哥!
  他先是一怔,突然明白了我的意思,居然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成年男子特有的戏谑和暧昧,又夹杂着淡淡无奈。这种表情,我极少从他的眼里发现。让我心动却也让我惶惑。
他靠近我,温热的胸膛贴近我的身体,长腿把我禁锢在角落,温热的鼻息吹在我耳际,用充满魅惑的声音对我说,小姜生~原来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接受惩罚~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