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息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终极续篇(三)

3
冷静下来的时候,我才听到电话另一头轻微又压抑的咳嗽声。
我又轻声唤了他,凉生的声音透着听筒传过来,清晰又暗哑,嗯~我在。
我又是一阵鼻酸,他一直都在,就等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哥~你~最近好吗?我想告诉他,我有多想他,开口却只变成了一句寒暄。
嗯~你好,哥哥就好,他的声音很轻,像是叹息一样,却又仿佛是我的错觉。
我好想问,为什么这么久都不肯和我联系,但我又有什么资格。
曾几何时,魏家坪,他曾入过我的梦,那时,珊瑚枕上泪千行,不是思君是恨君。却原来我一直怨错了他,如今,能对他说的只剩抱歉。
良久,凉生都没有回话,他好像在等我的下文,之后,他用这世上最温柔的声音对我说,姜生~记住~你对我,永远不用说抱歉。
我又无法抑制的哭起来,所有的情绪都向我涌来,不知是悔是恨,是喜是忧,在我知道真相的时候,我的天空早已不再明朗。

今晚,凉生原本早早的便睡下了,最近他的睡眠一直不好,医生又不准他常吃安眠药,只能困倦的时候早些睡下,因为可能夜半又在梦中惊醒,或被那恼人的咳,咳醒,便再也无法入眠。
正当他陷入无边梦境无法自拔时,耳边响起了一首老情歌:
我爱你
是多么清楚
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
是多么温暖
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
不管爱多慌
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
把我
带到你的身旁
我爱你
是忠于自己
忠于爱情的信仰
我爱你
是来自灵魂
来自生命的力量
在遥远的地方
你是否一样
听见我的呼喊
爱是一种信仰
把你
带回我的身旁
半梦半醒,似梦似真,他挣扎,却无法醒来,铃声又响了一遍,才彻底清醒。是那个已经许久没人来电,只有姜生和几位旧友知晓的号码。
他猛然起身,但由于起得太急,又剧烈的咳嗽起来;他被床脚拌了一下,才踉跄着拿起手机,当发现来电显示着姜生时,竟然犹豫起来。
有多久没联系了?留给她的机票;断不了的牵挂;再也等不来的人。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她和他,终是有缘无份。
那久违的一声声呼唤,瞬间击碎他的所有壁垒,狠得下心,却挡不住疼;冰冷的身体,滑落的泪,却滚烫。她喊的每一声,他都无法回应,胸口像压了巨石,呼吸变得异常困难,只能报以撕心裂肺的咳嗽,他死死的用手按着听筒,不敢泄露分毫。   
后来她累了,声音也轻了,她向他问好,却如此陌生,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变得如此小心翼翼了。他有多少心疼,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只要她好,无论当初是因为惩罚亦或补偿,如今她爱他,有了她的流光皎洁;她的星月相伴;真的很好。
程宅那夜的一身风雨;岛上那柄树枝上的爱语;他们有最好的爱情,而他是最好观众。她嫁给了愿意给她全世界的人,那么他又怎么可以不好,而唇齿边,却是胆汁呕尽的苦。
她说对不起,却没道明原因,其实他们之前从来就没有什么对或不对?所有的对不起都是他的心甘情愿。他要的从来不是道歉,他要的终究是等不到了。
其实,早在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已经是他的全世界了。可是,别人用尽了力气,去爱。他却用尽了力气,去不爱。别人用尽了温柔,去证明,爱。他却用尽了伤害,来证明,不爱。
他有一束目光,于这人间,却不能投向她的身旁。
那时,纵然千山万水远在法国,那些从十九岁起的寂寞日子里,富贵的新生,无论在加尼叶歌剧院看芭蕾,还是在拉塞尔餐厅享用晚餐,抑或是独自漫步在圣杰曼大道上,他的爱,他的心一直都在她那里。从来没有改变。
他有一双臂膀,于这世界,却给不了她一个拥抱。
小鱼山,她哭乱的发丝,倔强的笑,在那一瞬间,他多么想不管不顾,将她揽入怀里。多想,一个拥抱,便到天荒。而,这一生,错过一次,便是一世;遇到,便已经是最好的团圆。曾经以为的年轻,以为最能给得起的时间,却敌不过匆匆流年,刹那芳华,谁也留不住。

听筒那头己传来嘟嘟的盲音,我抱着电话,泪流满面,却不知如何道的再见。想说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我是如此想念他,想得发狂。
巴黎那夜,向他哭诉我的遭遇,他说,姜生,我一直在这里,永远陪着你。他的泪温润了清冷的双眼,我却埋怨他离开的时光,我害他伤心落泪,自己也终于泪如雨下。怎知,身虽天涯,心却咫尺。天佑曾说—我该相信,一个那么爱我的男人,一定有他的苦衷。却原来,我对自诩如此深爱的一个人的了解,竟不如他人。
此时的北海道,初春残雪,乍暖还寒,樱花因这寒冷的气候,迟迟不肯盛开。早晨的空气异常寒冷,我站在露台上,闭起眼,任寒风围绕我,让那份寒冷舒缓我的心情。忽然,脸上冰凉的触感让我睁开眼,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下来,五月的北海道,竟这样下起了一场大雪。我任那万般思绪漂流于雪花纷飞间,一份牵挂飘渺于这静谧的层云山谷。我知道,我的雪王子,每当想我的时候,就会向人间抛撒一场雪,你知道吗?此刻的我,也在想你。
大雪阻挠了我们的行程,也延误了花期。
当四处白茫茫一片时,漫山遍野的粉樱竟也一夜之间绽放。如霏雪般, 黛粉的花瓣婉转而下,遍布着整片天。花虽落,香犹在,逸逸地,沁人心脾,逸入我心间的那小小少年,淡淡的粉,熟睡的脸。这一刻,落樱未尽,相思已漫。
离开那天,沈小姐来送我们,带了很多特产做礼物。由于和伊元和堂株式会社的合作,打开了日本市场,俨然她已成为了这里的东道主。她还拖了一最大号的行李箱,说是很重要的东西,让我帮忙带给一个人,却不说是谁,只是将一个淡粉色的信封塞到我手上,之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令我至今难忘。
诺大的MPV,乘客只有我和天佑,显得异常宽敞。我把手探进衣袋,用指间摩挲着那封信,但天佑就在身边,我却直觉不该让他看到。我谎称困了,想一个人坐到后排,他却一把揽过我,让我的头枕上他的肩膀。我闭上眼,想着佳彤把信交给我时的眼神,全无睡意,抬眼见天佑闭着眼,似乎在假寐,忍不住悄悄把它掏出来。我小心翼翼的拆着信,生怕惊动了他,不知是对内容的渴望,还是隐瞒他的小心思,竟然有点心跳加速。
程天佑快要睡着的时候,身边的人似乎颤抖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他的肩膀。他睁眼,看到姜生一手紧捂着嘴,一手拿着一张信纸,她在无声的哭泣,竟然可以不发出一丝声音,人只有在最悲伤的时候,才会无声的流泪,而她被泪水模糊的双眼仍紧紧的盯着那封信,眼睛却找不到焦距。他忙挨到她身边,想要安慰又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辨认着那些被泪水模糊的字迹:
姜生。
认识你,很开心,近日一直在烦恼,该不该,该怎样,去告诉你我心中的那个秘密。
我很清楚,告诉你,意味着我失信于朋友,甚至永远失去这个朋友。
其实于我,他不只是朋友,但他的心永远只会属于另一个人。
我不害怕失去他,因为从未拥有,我只怕在最后的时光,他终将孤独离世。
他的一生已够不幸。这世间,亲情、友情、爱情,他还剩什么?
两年前他被诊断为肺纤维不可逆,最长还有两年时间,如今,不知他还能否撑过这个冬季。
如果可以,请你去陪陪他,爱人也好,妹妹也罢,请别再让他孤单。
如果不,请忘记你看到的,把信毁掉,这样我还可以做一位忠诚的朋友,用我的方式去爱他。
佳彤 字

程天佑难以置信的盯着上面的字,两年,肺纤维不可逆,怎么一切都这么巧合?但他来不及拼凑那些细枝末节。眼前的姜生目光涣散,全身不停的颤抖,他用手不断地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肩,她的背。劝她,姜生,你哭出来,别憋着,会憋坏的,求你哭出来!
忽然,车子猛的震动了一下,她被震得好像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她抽泣着说,怎么办~怎么办~她喃喃,我的凉生~该怎么办~。程天佑用力得搂紧他,像是要把全身的力量都传给他,他坚定的说,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然后姜生终于停止了颤抖,她看着他,眼睛通红,她说,我要回家。
可,我心中的家,却从来不是那个牢笼般的程宅。
我们回到程宅的时候,大门是敞开的,门里白茫茫的一片,像北海道纷飞的大雪,我的心忽的漏跳了一拍,然后想起天佑卧病在床的爷爷。再抬头,却见他健硕依旧的坐在厅中,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我的心忽然咚咚得乱跳起来,我死死得低着头,怕看到不想看到的东西。
然后我看到了北小武,他红着眼眶,胸前的白花那么刺目,我刚想问,你来干什么?又看到他后面跟着金陵,小九,八宝,她们的眼睛也一样的红。
身边的天佑忽然开口说,我们总算是赶上了。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问,你说什么?
他平静的开口,我们一直瞒着你,也是为你好。
我麻木得跟着下葬的队伍,走了很远很远的路,远到我以为一辈子就要就这么走完了。
我听到牧师在念祷告词,我想着两年了,除了那通电话,我竟然都没能和他见上一面。我猛的冲到灵柩旁,又被周围的人给拉住,我急得发疯,我说,你们让我见他一面~求你们~让我见他一面~最后一面~求求你们~!我跪了下来,不停的给周围的人磕头,求他们高抬贵手,鲜血顺着我的额头流下,我却丝毫不觉得疼。
我听到有个冷冷的声音说,不要闹了,不要误了他的好时辰。
他曾在我婚礼上对我说,希望没误了你的佳期。
有人在他葬礼上对我说,不要误了他的好时辰。
我不能误了他,我已经误了他的一生,怎能再误了他的来世。

评论(12)

热度(33)